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圣网-迦南社区 门户 资讯 思想文化 查看内容

韩客尔:基督教的私有财产观(2)

2014-4-6 15:12| 发布者: mutong| 查看: 615| 评论: 0|原作者: mutong|来自: 共识网

摘要:   然而,尽管犹太教-基督教的启示并不否定私有财产,但它并非支持私有财产的每一个方面。《圣经》把所有权与正义联系在一起。它不是仅从法律的观点来看待私有财产问题,而是赋予人对所有物拥有及其使用以道德的良 ...
  然而,尽管犹太教-基督教的启示并不否定私有财产,但它并非支持私有财产的每一个方面。《圣经》把所有权与正义联系在一起。它不是仅从法律的观点来看待私有财产问题,而是赋予人对所有物拥有及其使用以道德的良善。《圣经》即把产权看作为法的权利,亦把它看作为道德的良善。与任何仅从政治的和经济的角度界定和保护产权的作法(不管是保守主义的还是自由主义的)相反,基督教神学有着双重责任。一方面,它必须告诉人们,共产党对私有财产的剥夺,误解了神对人类社会的目的。另一方面,它也必须告诉人们,在人权只是以严格的世俗的方式来宏杨的地方,神所安排的事物的秩序亦同样可能被弄模糊和颠倒了。尽管一些异教罗马的诠释者曾诉诸一些理性和道德原则来强调建设性地使用财产,犹太教-基督教的看法是,在人使用他的财产时,他必须从属灵的角度考虑对神负责[6].鉴于在现代社会存在一种诱惑,即在非神学的基础之上把私有财产的转让永久化,非常有必要强调,正如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一样,资本主义亦能违反神在财产问题上的意愿。

  然而,从民法的角度来看,圣经的观点设定和强调人在财产上的法的权利。就人类社会而言,这种法律权利仅仅从事实上来说是绝对的[7].私有产权是一种法权。正如美国总统雅各·麦迪逊(James  Madison)所说,在受到侵犯时,私有产权作为"一种社会权利是一种保护权".尽管人不是至高无上的所有者,所有物的使用却取决于个人的决定。罗马思想家从国家而不是从超自然世界的角度来强调私有财产的不可侵犯性。这与圣经的观点有许多共同之处。《旧约》所记载的亚哈王想要得到拿伯的靠近王宫的一块葡萄园的事(见《列王记上》第21章),就说明了这一点。当拿伯拒绝亚哈王购买或交换他的葡萄园的提议时,耶洗别曾纵恿亚哈王陷害拿伯,致使拿伯被被乱石打死。先知以利亚宣称灾难将临到这个暴君身上。耶洗别的死被看作是神的惩罚(《列王记下》第9章第25节至第29节)。私有产权是为合约、契定和法所规定的人使用或享用他的财产的有效权利。圣经中对人的属灵的责任的看法,蕴含着人有权使用其财产的法律上的自由。

  任何主张现实生活中道德自由的观点,均必不可免的涉及到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方面从法律上说是否正确,另一方面以属灵和道德的标准来衡量是否良善。当一个人因不相信神而没有属灵的标准时,从法律上讲他有权是一个无神论者。当他没有道德的基准而自私地使用私有财产时,他亦有法律上的权利如此做。从神的角度来说,人的产权从来不是绝对的和不可废止的,而总是派生的和有条件的。然而,从国家和社会的角度来说,即使人对其财产的使用有违神的属灵的意旨,人的产权仍然具有神的正式认可。财产的合乎道德的使用会为其所有者积德,但从法律上来说,所有权本身并不要求他这样做。这里并不是对一个人正当获得的财产的法律的或道德的权利存疑,而仅仅是强调应该合乎道德的使用财产。

  因此,在今天,在看待共产主义从道德方面批评私有制时,不把法律权利和道德权利绝对割裂开来,而是强调它们部分重合,是非常重要的。基督教神学把国家为达到公正而颁布的法规与教会以属灵的角度从这些法规所申引出来的善行区别开来。教会并不会把属灵的律令强加于一个非基督教社会。但是,教会有责任把为达到一个公正社会政府所必须宏扬的以及人们必须警醒的这些启示原理告诉世人。影响民众心态的社会习俗,亦总是需要由启示的道德规范来修正。国家并没有合法的权威来修改神为社会正义所规定的原则。这包括人按神的旨意来行事的个人自由。从圣经伦理的角度来说,否定私有财产,意味着否定一种神所设定的理念,是对人的自由的一种武断地限制,亦会从意识形态方面损毁一个公正社会的可能性。如果教会对社会的定规或国家对社会的命令废除了个人自由的和道德责任的话,财产的占有方面的公正亦不复存在。相反,从宏扬和维护神的秩序来说,神所赋予人类的所有或占有中却反映出公正。

  (四)

  基督教的财产伦理准则亦不可与圣经的整个教训分离开来。《圣经》在任何地方都没有赞许这样一种观点,即私有财产作为一种拥有,是立足于人的自由处理权而独立于道德的和属灵的义务之外的[8].相反,《圣经》始终认为,所有是在神的权威之下的并受制于他人的正当权利一种负责任的拥有。 正如阿尔弗莱德·迪·栝温(Alfred de Quervain)所指出,《圣经》揭示了一种所有权"秩序"[9].这种秩序的意义触及到了当代有关产权问题的争论的深层问题:

  1,人的财产作为赐恩的神的创造物,本源于属灵的世界。因此,财产作为人的生存的需要,从一开始就包涵着一个先决条件,即他人的需要。

  2,每一个人从神的世界中分享一份作为个人所有,即神彰显荣耀的自然的秩序和美丽,如新鲜的空气,清爽的雨水,以及既照耀义人也照耀恶人的阳光,等等。因此,除私有财产外,每个人也丰富地分享神所创造的世界。

  3,私有产权与许多方面相关联,其中包括神的工作宏旨和所有权,个人的自由与幸福,社会的和平生活,抵制国家对人的权利的侵犯的个人力量,以及体现在慷慨与仁慈方面的灵性发展。社会问题的解决,并不是象马克思所声言的那样只要割断劳动与私有财产的追逐即可实现,而只有通过在神的意旨的定规之内促进财产的权利和责任的办法来实现。

  4,私有财产赋于每个人一定范围的自由权。这反过来促进人类的风纪和成熟。作为自然的统治者,人可以通过"看守和修理"(《创世纪》第2章第15节)自然来行使他的支配权。人既可遵从神的精神意旨来使用它,亦可为一些自私或罪恶的目的来开发它[10].个人所有本身预先假定有一个生命和个人发展的资源存在。在自由使用个人财产时,人作为神的形象的承担者自身就变成了一个制造者,一个创造者。借用《圣经》记述神创造世界时所用的术语,人有塑造"空虚混沌"的相应机会。但是,这种自由王国亦为个人志愿为他人服务提供了一种手段。[11]

  5,因为神作为"创造者"和"拯救者"永远是生命和事物的终极所有者,人永远必须寻求他的上主的意愿。财产和人一样是神的创造物,人则是为与财产有关的一种特定的目的而被创造出来的。财产是"神的赠品,应该为赠与者自己所使用,为神的国度的实现,以及为在地上彰显神的权柄而拥有。"[12]

  6,作为一个财产拥有者,人总是立足与两个"邻居"之间,一方面是神,一方面是人类。因此,在使用所有物时,应该吁求人不要仅仅为了满足个人的愿望,而是为了事奉神和服务于人类。圣经中的代管(stewardship)概念,预先设定了人的权利与责任。财产所有只是一种"借贷".人永远负他的财产的主的债,因而在财产的实用上,人负有道德的和属灵的责任。《旧约》建立了十一奉献、献祭以及过公正和怜恤生活的属灵义务。《新约》则把人的拥有看成是一个整体。就财产问题而言,旧约的第八条诫命和新约的诫命( 亦被称为爱的诫命)和谐的结合在一起。神圣的"上主"(Overlandlord)反对任何损害社会福利和压迫穷人的财产误用。

  7,一个人如何使用他的财产和占有物表明他是如何回答这样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我属于谁?我是谁的财产?"正如新教改革者所说,因为基督徒属于神,他必须事奉神。因而,他的财产和占有物的使用将反映这一神圣关系。显示出他是属于神,还是属于他的财产。[13]

  8,人必须把神而不是把物质财富作为信心的源泉。我们必须既要听从摩西对所有权所说的话,又要牢记耶稣有关事奉玛门(金钱)危险的教诲。

  9,只有把占有置于神的主权之下,才能保护个人和社会不致于坠入罪恶的和毁灭性的结局,才会赋良善予正当的所有权。占有物只有被占有者用作属灵的增长的手段和为公正、慈善的载体而服务于社会时,它们方能从属灵的角度被证明是正当的。因此,财产有人类学的和社会的功能[14].它提供了一个精神决定的舞台。在其中,基督徒的责任得以表现,基督徒的信心和爱亦会彰显出来。

  10,财产的非公正和不道德的使用暗含着人权的滥用。这将威胁到人的自由,并必定否定在所有权方面的人权。

  11,好的政府的目标在于促进社会的公正与秩序。这包括在产权领域保护正确的东西。公正的国家将保护产权,而不是破坏它。产权得以保护的社会将比产权遭到危害的社会更加稳定。反过来,私有财产总是政治稳定的必要基础之一。

  12,圣经中的一个基本观点是,所有的人同等尊贵并有同等的价值。然而,圣经却不把公正和社会的良善等同于财富的平均。正如查理斯·高尔(Charles  Gore)所指出,追求个人的最大幸福,是每个人的"神圣和同等的权利".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消灭人的财富不均。假如今晚把全世界的人的经济状况全部削平,由于人的智力和机会的不均等,明天又会出现财富不均。假如通过政治法令消除不平等,这一事实本身就意味着政治家们处在一个不平等的地位上。《旧约》从来没有把财富不均看作是有罪的。相反,在某种情况下它认为财富是神的祝福的表征。基督教的公正概念并不意味着绝对均等。从人们在产权方面权利均等的这一事实,并不能推导出财产的平均分配。新教改革者并没有倡导财产平均的教义。勤劳的人应该比懒惰的人得到的更多。不愿工作的人也应该予以报偿。产权问题服从工作问题,这一原则仍然适应于当代社会。

  13,为了生存,人必须有一个最低限度的财产。任何人无权侵犯他人的最低限度财产的产权。对不同的人来说,这一最低限度有差异。食品、衣服、房屋、家具和武器诸如此类的东西是人生存的必需品。装饰品、书籍和超出人的生理需要之外的物品则是维持人的尊贵所必不可少的。

  14,与把产权与人权对立起来的近期趋势截然不同,《圣经》教导人们,私有产权是数种人权之一[15]. 美国宗教和劳工委员会所出版的周刊《同路人》(Walking Together)曾声言:"教会和劳工组织均认为人权道德上优于产权"[16].这种观点误解了《圣经》。因为,它贬低了产权。《圣经》把产权看作为人权之一,而不是把产权看成劣于其它人权。

  15,高估产权和把产权与其它人权孤立起来,以至忽视其它人权,从而把产权置于人的尊贵之上,也是不正确的。罗马思想家认为,人对财产的控制有神圣不可侵犯性。这一观点从他们对奴隶的态度上反映出来。尽管他们承认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非同于人与财产之间的关系,他们仍然忽视了人的价值和尊贵[17].在古代异教社会,奴隶与家畜一样被看作是财产,可以由其主人任意处置[18].基督教先从理论上宣判奴隶制是不正当的,在实践上亦反对它[19].在基督教的影响下,罗马的财产法发生了显着的变化。这主要是在有关人(如奴隶、妻子和孩子)的财产法。这一点从后来的查士丁尼修正案上反映出来。在属灵的影响丧失的国家,尽管产权仍然受到尊重,其它人权却变得淡漠了。然而,属灵方面的淡漠迟早会破坏所有人权的基础,其中包括产权。例如,希特勒曾宣称:"我们坚决维护私有财产,……我们将保护自由企业。我们与其把此作为一种权宜之计,毋宁把它看作是唯一可能的经济秩序"[20].当说这番话的时侯,希特勒是一个社会主义者,而不是一个"自由企业"的倡导者。这时,只有共产党人比他更急进。但是,希特勒这种对私有财产的乖戾的热心很快就证明是作表面文章。在1938年11月9 日夜里,在一系列有计划的集体大迫害中,纳粹政府捣毁了815家犹太人的商店, 烧毁119座犹太人的聚会所和171座房屋,并破坏了另外79座犹太教的聚会所。赫曼·格林还告诉德国保险公司的代表怎样拒付犹太人的丧亡赔偿要求[21].假如一种自由哲学(philosophy of liberty)不把人权和产权看成是一回事从而破坏真正的自由(freedom)的话,它就不会服务于社会公正。

  16, 从政治经济哲学的角度来说,《圣经》并没有制订详细的法典。相反,它只是提供了解决一些特定问题的原则。例如,《圣经》并没有提出一部理想的由政府控制人们的事务的产权法,它亦没有为所有权设定一个数量界限。但是,《圣经》的确坚持财产的合乎道德的使用,以致于所有权既受神的诫命的保护,也受神的诫命的限制。

  来源: 共识网-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