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查看: 2528|回复: 0

庆香港中华基督教青年会一百一十周年,辛亥革命运动一百周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18 10:5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志刚/文

    今年(2011年)为香港中华基督教青年会成立一百一十周年的会庆,而本年又是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纪念,是以香港青年会的创立比辛亥革命还早了十年。然而我们所说的「辛亥革命」,多以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武昌起义的日子作为计算。「辛亥年」是中国夏历的年份,但实质在辛亥年中是有许多的起义和革命运动。诸如早在辛亥年三月二十九日(公历四月二十七日)已有广州黄花岗起义。及至湖北省武昌起义后,随后有陕西省、江西省、山西省、云南省、上海市、浙江省、福建省、湖南省、贵州省、江苏省、安征省、广西省、广东省、四川、直隶、山东、河南、东三省、甘肃、新疆等各省先后发动革命起义,宣布独立。就以黄花岗起义一役而言,于三月初的时候有林觉民在福州仓山区,齐集各革命党员商议广州起义,组织「红锋队」(敢死队),其中有属福州英华书院的学生参加。按英华书院于一八八一年始创,福州革命元老黄乃裳是其时创校成员,而中国第一所Y.M.C.A教会是于一八八五年在该校成立,由此推知福州Y.M.C.A.会员之参加辛亥革命是有密切关系。
  又说上海Y.M.C.A.是于一八九八年成立,创会人有高凤池、夏瑞芳、颜惠庆、宋嘉树(耀如)等人都是热心革命之士,其后于一九零二年创办「中国基督徒会」,以至翌年香港亦有「中国基督徒会」的创立,与上海基督徒会互相呼应,其中信徒多是孙中山革命的支持者。在此可见中国各地Y.M.C.A.的成立,多有革命党人参与其事。相对而言,各地革命运动的推行,亦必有Y.M.C.A.的会员参与其事,两者多有不可分的关系。
  

一、孙中山与香港青年会创会尹文楷医生的关系


  孙中山是于一八九二年七月毕业于香港西医书院,九月在澳门镜湖医院当义务西医,不久开设东西药局,由于为葡人医生所妒忌,未能取得西医执照。至一八九三年秋转位广州行医,在冼基开设中西药局,其后又征得博济医院教师尹文楷医生协助,并于一八九四年一月二十五日在广州《中西日报》刊登广告:

尹文楷医生于1922年任Y.M.C.A.会长
  「敬启者,本东西药局自敦请孙医生逸仙来省济世,以来甚着成效,以故四乡延聘,日不暇给,本城求诊者反觉向隅。今特请尹医生文楷来局合办。尹君向在北洋李爵相所设医学堂肆业有年,穷窥阃奥,屡试前矛,嗣派海军兵舰医院充当医官。旋以亲老请假归粤,为博济医局敦聘,襄办局务,教授医学,并精详医书所著,有《割症全书》、《医理略述》、《病理撮要》、《儿科撮要》、《胎产举要》等,皆不胫而走,早为海内所推重。其医学湛深,有足征者。本局乘其公余之暇,敦请在局赠医。每晨从八点钟起,至十点钟止;午后出轿外诊,西关、新城、河南等处,步金一元;老城西、西门、东关、南关等处步金二元。轿赀远近例给。凡延请者,新预到挂号,尹君与孙君并驾齐驱,皆称国手,久为中外所闻矣。谨此布闻。冼基东西药局谨启。」

  尹文楷医生「在北洋李爵相所设医学堂肆业」,此即李鸿章于一八八一年在天津开设的北洋医学堂,由伦敦传道会马根济医生(Dr. John Kenneth Mackenzie)任首届院长,一八八八年死后由该院首届毕业生林联辉医生(按林联辉医生之孙林正基亦曾在上海Y.M.C.A.工作)继任。尹文楷应是一八八六年入学,第三届于一八九零年毕业。该院于一八八六年招收第三届学生共有十二人,以香港学生英文成绩较优,十二人全属香港中央书院(Hong Kong Central School,即今日皇仁书院)学生。一八九零年北洋医学堂毕业只得九人。在一八八六年孙中山亦肆业香港中央书院,而其后由喜嘉理牧师荐入广州博济医院学医,是属五年制。所以孙中山和尹文楷医生应是香港中央书院的旧同学。况且尹文楷医生父亲尹维清牧师是在香港伦敦会任职,所以孙中山和尹文楷同在道济会堂听道成长,关系甚是密切。尹文楷学成回港与区凤墀长老长女结婚,区凤墀长老成为尹文楷医生岳丈,在此反映当年教会信徒的姻亲关系。而区凤墀长老即一八八三年孙中山就读拔萃书室之中文教师,同年由喜嘉理牧师施洗入教,教名为「日新」,后由区凤墀长老改名为「逸仙」,而孙中山其后一生取用的英文名Sun Yat-Sen,即孙逸仙的译音。孙中山于一八九三年秋间赴广州行医,他和所娶的陈粹芬是寄居于尹文楷医生之寓所,所以尹文楷参加孙中山革命运动亦属必然的事。

  
二、尹文楷医生来港及Y.M.C.A.的筹创

  尹文楷医生和岳丈区凤墀长老之由广州来港定居的原因,起因于一八九五年二月二十一日孙中山和杨衢云等人在香港筹办兴中会,三月十三日开始策画广州起义。十月六日孙中山在广州成立「农学会」以作革命起义的掩护,本有计划二十七日发动起义行动,但事机外涉,为清史侦知,而孙中山于二十六晚参加王煜初牧师长子王宠光结婚喜筵,区凤墀和尹文楷均同赴宴,而得免拘捕。翌日孙中山和区凤墀、朱淇三人逃往澳门走避,其后转往香港。区凤墀长老和其后来港尹文楷医生因避清追捕革命党之嫌,自此在港定居。尹文楷医生来港,即获香港西医书院之聘,得在香港从事医务工作。区凤墀长老亦在政府取得文案之职,岳丈女婿二人生活安定,而在道济会堂亦多参与事奉工作。

  一八九六年十月十一日孙中山在伦敦为清吏诱入清使馆,生死旦夕,后为康德黎师和孟生师营救方能出险。于十一月间致函给区凤墀长老:

  启者,弟被诱擒于伦顿,牢于清使馆十有余日,拟将弟捆绑乘夜下船,私运出境。船已赁备,惟候机宜。初六七日内无人知觉,弟身在牢中,自分必死,无再生之望。穷则呼天,痛痒则呼父母,人之情也。弟此时惟有痛心忏悔,恳切祈祷而已。一连六七日,日夜不绝祈祷,愈祈愈切。至第七日,心中忽然安慰,全无忧色,不期然而然。自云此祈祷有应,蒙神施恩矣。然究在牢中,生死关头,尽在能传消息于外与否耳。但日夜三四人看守,窗户俱闭,严密异常。惟有洋役二人日入房中一二次,传递食物各件。然前已托之传书,已为所卖,将书交与衙内之人,密事俱俾知之,防范更为加密。而可为我传消息者终必赖其人。今既蒙上帝施恩接我祈祷,使我安慰,当必能感动其人,使肯为我传书。次早他入房中,适防守偶疏,得乘间与他关说,果得允肯。然此时笔墨纸料俱被搜去,幸前时将名帖写定数言未曾搜出,即交此传出外与简地利、万臣两师。他等一闻此事,着力异常,即报捕房,即禀外部。而初时尚无人信,捕房以此二人为癫狂者,使馆全推并无其事。他等初一二日自出暗差,自出防守,恐溜夜运往别处。初报馆亦不甚信,迨后彼二人力证其事之不诬,报馆始为传扬,而全国震动,欧洲震动,天下各国亦然,想香港当时亦必传扬其事。伦顿几乎鼓噪,有街坊欲号召人拆平清使衙门者。沙候行文,着即释放,不然则将使臣人等逐出英境,使馆始惧而放我。此十余日间,使馆与北京电报来往不绝,我数十斤肉任彼千方百计而谋耳。幸天心有意,人谋不臧,虽清虏阴谋,终无我何,适足以扬其无道残暴而已,虏朝之名从兹尽丧矣!弟现拟暂住数月,以交此地贤豪。弟遭此大故,如荡子还家,亡羊复获,此皆天父大恩。敬望先生进之以道,常赐教言,俾从神道而入治道,则弟幸甚,苍生幸甚。

  这是孙中山在伦敦蒙难所写给区凤墀长老的亲笔函,长老复将信函称谓剪去,以免该函流出后,为清政府官吏侦查。区凤墀长老在逝世前,将原件交青年会部员麦梅生长老保存,及至民国后,麦梅生长老广为复印,以为孙中山作见证。故孙中山此函应属Y.M.C.A.的文物。

  尹文楷医生任职香港西医书院期间,于一八九九年即有北美Y.M.C.A.协会干事路易思博士(Dr. R. E. Lewis)来港,着手筹设在港成立Y.M.C.A.,翌年更有总干事穆德博士(Dr. John Mott)来华布道,乘机策动,尹文楷医生积极响应,联络教会有识之士进行成立工作,至一九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租得德辅道中二十七号二楼作为Y.M.C.A.聚会的会址。区凤墀长老退休后被聘成为香港Y.M.C.A.首任华人干事,大力推动华人会务。


三、青年会各董事之参与孙中山革命事业

  香港Y.M.C.A.的成立,早年所参加之董事全属教会的信徒的领袖其中不少是澳洲和美国的归侨,他们有属香山人,或台山人,在外国信主入教,对西方的事物早有认识,不少有在外国Y.M.C.A.深受其益。就以早年的董事、会长所见,马应彪、马永灿、王国璇、王棠、郭泉、林护,郭乐、张祝龄、伍于笛、何丽臣、李煜堂、李自重、麦梅生,孙智兴、胡惠德等人。其中多有出钱支助孙中山革命的工作。一如李煜堂为革命捐款以致银行破产,其本亦鼓励长子李自重亲自投身革命事业,早年在港创立学校,从军国民体操教育;革命后亦在广州光华医院学医,听从孙中山指导,为国效力。又如先施公司创办人马应彪教导夫人霍庆棠女士偷运军火到码头,转运大陆起义。此外圣公会会员林护在港创办《公益报》,宣传革命。王国璇、王棠、郭泉、郭乐、孙智兴、马永灿等人都是香山华侨,不时捐钱支持革命事业。及至一九一一年革命成功,翌年孙中山在港集资三万元兴办《大光报》,有林护、尹文楷、区凤墀、张祝龄、王国璇、马永灿、麦梅生等都集资参与其事,在港办报宣传革命。

  
购地募捐运动冠军队队长林护(1913

四、Y.M.C.A.在辛亥革命运动展现的精神

  1.爱神为神的精神:从香港Y.M.C.A.成员参加孙中山革命运动所见,他们在信仰都存一种爱神为神的精神。而所知举凡Y.M.C.A.的董事,全是教会中的虔诚分子,在教会中热心事奉上帝,工作中不忘生命的见证,即或参与孙中山的革命运动,都是本着爱神为神的心去做事。就以《大光报》的创办,集资人仍不忘爱神为神的使命,每年在十二月例必出版《基督号》作传教的见证。Y.M.C.A.之响应孙中山所主张国民选举的平等权利而筹设香港海面传道会,不只在渔民教育推行,亦有志于福音的传播。

  2.爱国为国的精神:Y.M.C.A.的成员都是社会的知识分子和中产阶层,见广识博,对国家处境有洞察力,并抱有期望和抱负,以期国家富强,人民康乐。如孙中山所言「由神道而入治道」,甚至不惜牺牲性命,为救国民于水火。试想近代中国Y.M.C.A.有不少著名的领袖,他们都是爱国的领袖,显出Y.M.C.A.的爱国精神。

  3.Y.M.C.A.Y.M.C.A.的精神:举凡Y.M.C.A.人,他们都有热爱Y.M.C.A.组织的精神,而又能表现Y.M.C.A.的精神,他们往往一生不离Y.M.C.A.的服务,对Y.M.C.A.深有归属感,引以为荣。特别Y.M.C.A.人烙印着德育(Spirit)、智育( Soul?)、体育( Body)的三角唛,关心社会人们身体(Body)、心(Soul)、灵(Spirit)的全人需要。在整体的团结中所产生的群育工作,以使为人群身体而做一种利物济人的利济工作;为人群的心智而做一种理济育才的理济工作;为人群的灵性而做一种天道下济的道济工作;使人们获得均衡的发展,得着生命的改造,进而改变社会,更新社会,这可说是Y.M.C.A.的精神,是历任Y.M.C.A.人所乐意做的工作。以往的参与辛亥革命工作的Y.M.C.A.先贤,不外为国家人民的心、身、灵。在德、智、体、群四育作出贡献,使国家步向强盛,社会走入和平,人们达至安康的境地。

1906-1913年摆花街租赁之会所

李志剛(基督教文化學會會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