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中国良友

宗教改革与德国农民战争

[复制链接]

106

主题

259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1-9-15 21:5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农民战争失败的原因及其历史意义
  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以失败告终,有10万以上的农民被杀。各地农民重新陷入领主的奴役之中,权利被践踏,公有地变成领主的土地,农奴制死灰复燃。然而,德国人民,特别是再洗礼派为代表的下层群众,在困难的条件坚持斗争。1534—1535年,闵斯特的再洗礼派奋勇起义,夺取政权,成立一个面包师和一个裁缝为首的新市政府。他们把粮食、肉、衣服等生活必需品平均分给居民,没收富人财产以应公共之需,并严禁高利贷和投机经营。最后由于叛徒的出卖,明斯特城陷落。
  农民战争沉重地打击了天主教会势力。在新教各邦,教产落入诸侯或城市贵族手里。农民战争也打击了贵族,使之日趋没落。
  市民背叛了农民,也没有好下场。城市的特权被剥夺,城市贵族的统治到处恢复。市民反对派受到挫折,长期不能重振。由于农奴制的恢复和其他不利因素的影响,德国的工商业日渐衰落,资本主义发展受到严重阻碍。
  诸侯是唯一从农民战争和宗教改革的失败中得到好处的集团。他们夺取了天主教会的财产,加强对市民和农民的控制压榨。他们的竞争对手贵族,大大削弱,不得不听凭诸侯的摆布。德国的分裂割据依然如故,从路德宗教改革开始的德国资产阶级革命以失败告终。
  德国农民战争说明农民中蕴藏着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革命精神,他们是革命的主力军。他们高举革命的大旗,浴血奋战,沉重地打击了封建制度。农民战争的杰出领袖闵采尔,坚持革命始终如一,视死如归,壮烈牺牲,表现了崇高的品质,至今受到敬仰。然而,由于阶级的局限,单靠农民自己不可能取得革命的胜利:他们无法克服自己的极端地方狭隘性,不能识破敌人的阴谋诡计。正如恩格斯所说:“农民只有与其它等级联盟才可能有胜利的机会。”①也就是说,农民只有一个先进阶级的领导下并与之结成联盟才能完成革命的历史任务。平民不是一个独立的阶级,更不是现代无产阶级。他们不但不能领导农民,而且其行动往往视农民为转移。只有在闵采尔直接领导的图林根一带,平民中萌芽的无产阶级成分暂居上风,形成农民战争的顶点,但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就失败了。骑士无意放弃或减轻对农民的剥削,根本不可能与农民结成联盟。资产阶级参加和一度领导了革命,但很不成熟,软弱动摇,革命稍一深入就投降敌人。当时德国的历史发展,要求资产阶级担当领导革命的使命,但资产阶级却把自己出卖给诸侯。所以,恩格斯认为德国农民战争之所以失败,“主要是由于最有利害关系的集团即城市市民的不坚决。”①血的历史经验说明,农民只有在无产阶级领导下并结成巩固的工农联盟,才能取得革命的胜利和农民阶级的彻底解放。
  末了,应当谈谈闵采尔的理想和实践在16世纪德国革命中的意义。匆庸讳言,他要求立刻建立接近共产主义的社会的理想超出了时代的要求,超出了当时的物质条件和大多数农民、平民的直接要求,缺乏实现的物质基础,必然与实践发生矛盾。对此,恩格斯作过严肃的批评。在他看来:这种超出最后还得回到当时条件容许的范围内,“从未超出提前建立后来的资产阶级社会的一种软弱而不自觉的尝试的范围”。财产公有烟消云散,只是成立一些慈善团体和贫民救济机构;消灭阶级变成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普通人掌权,也不过是建立民选的共和政府。“靠幻想来对共产主义所作的预见,在实际上只能成为对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预见。”②这样讲,并不是否定闵采尔的理想和实践的意义。他的远大理想和他领导的农民战争,首先是对封建制度的猛烈锤击,是资产阶级革命的必需,虽然失败丝毫未损其伟大贡献。它是用“非资产阶级方式”、即“平民方式”消灭封建制度和建立资本主义社会的不自觉尝试。③由于资产阶级目光短浅,只有农民、平民的干预,才能埋葬已存在近千年之久的欧洲封建制度。另外,闵采尔是个革命家,他既预言未来,又为农民的迫切要求和德国的统一英勇奋斗。在农民战争中,图林根的许多堡寨和修道院是根据他的命令毁掉的。农民要求没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106

主题

259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1-9-15 21: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农民战争失败后的路德宗教改革
  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爆发以后,路德公开与诸侯和教皇站在一起,反对曾经同他并肩战斗过的农民、平民大众。他开创的资产阶级宗教改革运动,蜕变成诸侯官方的宗教改革,其标志就是1530年的《奥格斯堡告白》。
  1525年3月,士瓦本农民军制定“十二条款”纲领,路德发表《忠告和平》指出:诸侯和教皇的残暴统治是农民暴动的根源,农民的许多要求是正确的,如要求有权选举牧师,但是他又以“公允”的面目出现,指责农民的有些要求“过高”,如要废除农奴制度就“严重违反福音”,最后要求双方“和平磋商,调解争端”。在农民起义已经暴发的当时,鼓吹这些实质上是反对起义的农民,归根到底有利于诸侯的反动统治。4月底到5月初,他到处讲道号召农民安静,千万不能暴动。与此同时,发表《反对杀人越货的农民暴徒》,与《忠告和平》一起散发。他完全撕掉公允的伪装,攻击农民象疯狗一样抢掠,他们打着福音旗号制定的十二条款不过是个骗局。他说什么起义农民犯了三重大罪,死有余辜:一是破坏忠于领主的誓言,用暴力反对上司;二是叛乱,抢劫并非属于他们的修道院和城堡;三是给他们的恐怖罪行披上福音的外衣。因此,“无论谁只要力所能及,无论是暗地还是公开,都应该把他戳碎、扼死、刺杀,牢记叛乱是罪恶大、危害深或穷凶极恶的勾当。就像必须打死疯狗一样,你不打他,他就要咬你和你所在的整个世界。”①路德在通信和布道里,还讲了许多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话。他的话令人作呕,不可卒读。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原则性的错误,是敌我关系的颠倒。他大骂起义群众是“疯狗”,号召“无论谁”,当然包括诸侯和教皇,都应像打死疯狗那样杀死起义的农民。恩格斯说:“在革命的面前,一切旧仇都抛到九霄云外了:和农民暴徒相形之下,罗马罪恶城的奴仆们都成了无罪的羔羊,上帝的驯良儿女;市民和诸侯,贵族和僧侣,路德和教皇都团结起来‘反对杀人越货的农民暴徒’”。②
  1525年10月31日,路德写信给萨克森选侯,请他视察和监督路德派教会的活动,把宗教权力又献给诸侯。由于路德派诸侯互不统属,德国没有全国性的路德教会。在各邦,诸侯是教会首脑,下设宗教法庭代表诸侯处理宗教案件。1526年10月,黑森伯爵制定一个比较民主的新教方案,规定神职人员由信徒选举产生,但遭到路德的强烈反对,被迫取消。
  1526年夏,斯拜伊尔帝国议会开幕。人们普遍认为,教会的敲诈勒索造成农民起义爆发,因而反教会情绪高涨,许多教会诸侯不敢出席会议,造成路德派代表占多数的局面,通过一系列支持宗教改革的决议。1529年2月,帝国议会又在斯拜伊尔举行,天主教代表占多数,决定废除1526年斯拜伊尔帝国议会通过的有利于路德派的决议,继续贯彻1521年的沃姆斯敕令。路德派代表群起抗议,被称为“抗议者”(Protestant)。后来,这个称号泛指与罗马分裂抗衡的所有新教徒。
  1530年6月,查理五世皇帝召开奥格斯堡帝国议会,想利用自己的影响解决德国的宗教纷争,要求路德派提出他们的意见。6月25日,路德派提出经路德审定的该派系统理论,称《奥格斯堡告白》。告白认为路德派与天主教有许多共同点,大家都是基督的战士,应当互相“宽容”与“协商”,以便“生活在一个基督教会里。”路德一再强调的唯信称义的“唯”字,不翼而飞,以便天主教会也能接受。告白是路德派从生气勃勃地资产阶级改革堕落成诸侯宗教改革的重要标志。恩格斯愤怒地指出:这是“一场令人厌恶的外交手腕、阴谋诡计、妥协让步,其结果就是奥格斯堡告白,这也就是由讨价还价而得的经过改革的市民教会制度的最后定案。”从此,路德的宗教改革蜕变成“庸俗市民阶级”的“官方的宗教改革。”①11月19日,议会里的天主教多数派通过决议,宣布从1531年4月15日起将用武力镇压路德派。路德派在萨克森的山城施马卡尔登开会商量对策,决定结成同盟,反击对他们的指控和袭击。1531年2月,正式签订盟约,是为施马卡尔登同盟。②
  皇帝查理知道,不可能用武力压服路德派,又适逢土耳其人进攻维也纳,决定改用和解政策。1532年7月,纽伦堡帝国议会正式宣布,在召开新宗教大会以前实行宗教和解,不得因宗教问题起诉一个邦。德国的宗教和解大致维持十几年,路德派势力乘机发展,甚至丹麦、瑞典和挪威也先后建立路德派教会。1546年,查理与萨克森公爵莫里斯订立同盟,以他当选侯为条件,把他从施马卡尔登同盟里拉了出来。接着调动军队,于1547年4月在米尔堡全歼新教徒军队。皇帝的胜利,引起新旧教诸侯的广泛不满。1552年1月,莫里斯顺风转舵,与法国签订尚贝密约,共同反对查理五世,差一点把他活捉。5月,莫里斯在帕绍召开诸侯会议,决定另行召开有两派诸侯代表参加的会议解决分歧,在新会议召开前无限期延长宗教和解。是为帕绍条约。查理皇帝决定与法国人算帐,带兵围攻梅斯不克,威信急剧下降,只好把处理德国内部事务的权力交给其弟费迪南德一世。1555年9月,费迪南德正式签署奥格斯堡宗教和约。和约规定:“教随国定”,即诸侯有权决定臣民的信仰,路德教取得合法地位,不服从者迁走;帕绍条约前没收的教产合法。和约是欧洲第一个宽容新教的和约,当然是路德派的巨大胜利,但其他新教,包括卡尔文教不包括在内。有人说和约确立了信仰自由,不过这种信仰自由是属于诸侯的,群众没有分。和约签订的同时,查理宣布退位,帝国瓦解。
  奥格斯堡宗教和约缔结以后10年左右,是路德派宗教改革势力最强大的时期,但内部出现严重分歧,彼此以异端对待,逐渐衰落。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106

主题

259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1-9-15 21: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
  ① 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9、10页。
  ② 恩格斯:《大陆上社会改革运动的进展》,《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584、585页。
  ① 恩格斯:《德国农民战争·第二版序言》,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287页。戚美尔曼的《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中译本,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
  ② 恩格斯:《关于“农民战争”》,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第460页。
  ③ 恩格斯致卡·考茨基(1889年9月15日),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7卷第267页。
  ①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英文版导言》,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390、391页。
  ① 曾任农民军指挥官的骑士格茨·冯·贝利欣根,曾生动地叙述他与纽伦堡的紧张关系。他经常袭击纽伦堡的商人,有一次一个商人第三次被俘,他划个十字说,我原想即使天塌下来,你今天也抓不到我,因为几天前大家还议论你可能在另一个地方抢劫货物,我很奇怪你能如此迅速赶到这里来。贝利欣根也很奇怪,他的行踪如此迅速地传到纽伦堡。见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世界古代史教研室编《世界古代及中古史资料选集》,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528、529页。
  ① 恩格斯:《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542页。
  ① 普里舍夫:《十五至十七世纪德国文学概论》,莫斯科1955年俄文版,第147页。
  ② 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1页。
  ③ 同上书,第10页。
  ① 奥古斯丁修会又译奥斯定会,系根据北非希波城主教奥古斯丁制定的会规成立的一个隐修会,后成为托钵修会。
  ① 据说圣安娜是圣母玛丽亚的母亲。在当时人的思想里,耶稣是一位严厉的审判官,而慈悲的圣母和其母亲可代为向耶稣求情。
  ② 在基督教诞生的初期,受犹太教影响很深。犹太教认为上帝只降恩于犹太人,据说只有犹太人是上帝的选民。保罗提出,人称义与否不在于是不是犹太人,而是由于信仰上帝。这就是基督教的信仰得救论(JustificationbyFaith),或译因信称义。路德主张人只有靠信仰才能得救,不能靠善功、圣礼和神职人员,故称唯信称义(Justification by Faith alone),或狭义的因信称义。
  ① 罗马教皇宣称:人死后灵魂洁白无瑕者升天堂,生前犯大罪者下地狱(永罚),犯小罪者应到炼狱(涤罪所)里接受暂罚,净炼后才能升天堂;基督、圣母和圣徒的功德无量,用不完剩下的归入功库里(Treasury of merits,亦译宝藏),教皇、主教有权从中取出免除世人罪罚。14世纪起,教皇公开发行赎罪券,进行搜刮。
  ① 鲁普、德鲁里编:《马丁·路德》,大不列颠1983年英文版,第41页。
  ② 《路德选集》上册,香港1968年中文版第233页。参见戚美尔曼:《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上册第176页。
  ① 《路德选集》上册第185页。译文有重大改动。
  ② 鲁普、德鲁里编:《马丁·路德》,大不列颠1983年英文版第43、44页。
  ① 同上书,第47页。
  ② 参见孔祥民:《德国宗教改革与农民战争》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159—161页。
  ③ 《路德选集》上册,第321、322页。译文有更动。
  ④ 教皇令中译文载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世界古代史教研室编《世界古代及中古史资料选集》,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542~559页。
  ① 恩格斯:《自然辩证法·导言》,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446页。
  ① 亨利希·海涅:《论德国》第242页。
  ② 恩格斯:《自然辩证法·导言》,《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446页。
  ③ 鲁普、德鲁里编:《马丁·路德》第58~60页。
  ① 恩格斯:《自然辩证法·导言》,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446页。
  ① 马克思:《经济学手稿》,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下册第450、451页。
  ② 恩格斯:《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见《马克思选集》第4卷第236页。
  ① 斯米林:《托马斯·闵采尔的人民宗教改革和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莫斯科1955年俄文版第68、69页。
  ② 同上书,第69页。
  ① 戚美尔曼:《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上册,第204页。
  ② 戚美尔曼:《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上册,第205页。
  ③ 斯米林:《宗教改革和伟大农民战争时期的德国》,莫斯科1962年俄文本,第198页。
  ① 恩格斯:《德国农民战争》,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7卷第413页。
  ② 戚美尔曼:《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上册第205页。
  ③ 斯米林:《托马斯·闵采尔的人民宗教改革和伟大的农民战争》第264、265页。
  ① 普里舍夫:《十五至十七世纪德国文学概论》,莫斯科1955年俄文版,第173、174页。
  ② 戚美尔曼:《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上册,第212页。
  ③ 戚美尔曼:《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上册,第236页。
  ① 戚美尔曼:《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上册,第237页。
  ① 普里舍夫:《十五至十七世纪德国文学概论》第164页。参见《德国诗选》(歌德等著,钱春绮译,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1—13页。
  ① 恩格斯:《德国农民战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7卷第442页。
  ② 孔祥民:《德国宗教改革与农民战争》,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248—252页。
  ① 普里舍夫:《十五至十七世纪德国文学概论》,第165、166页。
  ② 戚美尔曼:《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下册,第770、771页。
  ① 斯米林:《宗教改革和伟大农民战争时期的德国》,第245页。
  ① 从1485年起,萨克森的维丁家族分为两支:一支称埃内斯廷,袭选侯职,统治维登堡和大部分图林根:另一支称阿尔贝廷,只任公爵,统治迈森、德累斯顿和图林根北部。
  ② 戚美尔曼:《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下册,第560、561页。
  ① 戚美尔曼:《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下册,第950、951页。
  ① 恩格斯:《德国农民战争》,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7卷第398页。
  ①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英文版导言》,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391页。
  ② 恩格斯:《德国农民战争》,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7卷第405、470页。
  ③ 马克思:《道德化的批判和批判化的道德》、《资产阶级和反革命》,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 卷第171、321页。
  ① 恩格斯:《德国状况》,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645页。
  ① 鲁普、德鲁里编:《马丁·路德》第121—126页。参见戚美尔曼:《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下册第773页。
  ② 恩格斯:《德国农民战争》,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7卷第409页。
  ① 恩格斯:《德国农民战争》,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7卷第407、408页。
  ② 施马卡尔登同盟的势力很大,不仅德国的重要城市纷纷入盟,而且丹麦和英国也申请加入,迅速成为德国和西欧令人瞩目的重要政治力量。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106

主题

259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1-9-15 21:56: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节 宗教改革的发展和罗马天主教会的反扑

  瑞士的宗教改革
  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半途而废,堕落成诸侯手里的工具。然而,历史发展的规律是不能改变的,封建制度的灭亡和资产阶级的兴起是不可避免的。芳林新叶摧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路德失败以后不久,在瑞士的苏黎世和日内瓦,先后由慈温利和卡尔文继续倡导宗教改革。乌尔利希·慈温利(1484—1531年)与路德一样,都主张圣经是信仰的基础,否认教皇是上帝的代表,谴责斋戒、炼狱、赎罪券和教士独身,力主简化宗教仪式以建立廉俭的教会。不同的是,他比路德更激进,主张组织民主,信徒有权选举牧师,还主张废除圣经没有规定的仪式。慈温利的宗教改革在罗马教廷和瑞士反动势力的镇压下以失败告终,没有建立独立的教会组织,许多成员后来加入卡尔文教会。卡尔文则不同。他的宗教改革理论和实践突出地代表资产阶级利益,并在日内瓦取得胜利,建立了政教合一的资产阶级共和国,对欧洲的资产阶级革命发生极大的影响。
  让·卡尔文(1509—1564)生于法国北方皮卡迪的努瓦荣。父亲是主教的秘书,母亲是旅店主的女儿。他在巴黎大学和奥尔良大学读书期间,受到人文主义和路德宗教改革的影响,1534年成为新教徒。1534年10月,卡尔文改名换姓逃到巴塞尔,以躲避政府的迫害。1536年3月出版名著《基督教要义》4卷,分别以圣父、圣子、圣灵和教会命名。该书附有给法王弗朗西斯一世的信,驳斥他对新教的诽谤。1539年出版最后修订版,计80章,为初版的5倍。《基督教要义》是卡尔文毕生研究新教和在日内瓦从事宗教政治活动的总结,是影响极大的新教百科全书。同年4月,由于偶然的原因,卡尔文来到日内瓦。日内瓦一带资本主义生产发展很快,市民阶级迫切要求宗教改革。卡尔文来到以后不久,日内瓦在伯尔尼支持下赢得反对萨伏依公爵的斗争胜利,成为独立的共和国,十分有利于宗教改革运动的开展。
  卡尔文也主张人只有靠信仰才能得救,反对盲从天主教会,也攻击自由意志。他把信仰得救又解释成先定论,认为那是他整个宗教观的核心,否认先定论就是否认上帝。先定论又译预定论、前定论,在卡尔文看来就是“上帝以其永恒的旨意自己决定他对世界上每一个人所要成就的。因为人类被创造的命运不都是一样的;永恒的生命是为某些人先定了的,对于另一些人则是永罚。”①原来,永生和永罚,成功和失败,甚至贫富荣辱,在卡尔文看来都是上帝先定的,人的意志无法改变。用先定论否定对教皇的盲从以及封建主的出身的特权的意义,在宗教改革时期有积极意义。然而,把资产阶级的发家致富和劳动人民的受苦受难也说成是上帝的先定,却掩盖了资本主义剥削。先定论是资产阶级反对封建制度的理论,也是奴役劳动人民的工具。
  卡尔文把先定论说得玄而又玄,说它是上帝的最隐秘处,只能崇拜不能了解,想在上帝教导以外去了解先定论是愚蠢的,就像钻进死胡同里一样。只有根据圣经去了解先定论,上帝住嘴我们也住嘴,不再追问。在16世纪,世界市场开始出现,商业和价格变动剧烈,殖民掠夺开始。那时候,发财或破产,成功或失败,不是人的意志所能决定得了的,而是取决于未知经济力量的摆布。人们不认识这种经济力量,只好把它说是神。其实,这位神就是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的规律,即价值规律。
  卡尔文主张大大减化教会组织及其仪式,规定神职人员由信徒民主选举产生,从而彻底改革了教会组织。天主教会的七礼,被他减得只剩下洗礼和圣餐礼,也不许望弥撒、崇拜偶像、朝圣和斋戒。除牧师、教师、长老和执事外,其他神职人员一律精减。牧师负责讲解圣经、施行圣礼、执行圣诫、发出规劝。教师是日内瓦学校领导人,负责对全体市民的宗教教育。执事经管捐款和教会收入,用以发放神职人员薪俸、维修教堂和济贫。长老是领导人,负责监视每个人的行为,又是权力很大的宗教法庭成员。卡尔文还要求长老品德高尚、完美无缺,敬畏上帝高于一切,在精神上能深谋远虑。在卡尔文教会里,长老的地位突出,人称宗教改革的警察,又称卡尔文教会为长老会。上述四种人均由信徒投票选举产生。卡尔文说,古代教会就是这种民主和简单的组织,教皇制出现后遭到破坏,当务之急就是恢复古代的这种教会。他虽然高举恢复古代教会的组织,并非原封不动地恢复古代教会。他精心描绘的古代教会图景,实际是庞杂、腐朽的天主教会的对立物,是资产阶级中意的廉俭教会。民主选举也不是毫无限制的。组织简化和民主选举的结果,不过是建立一个资产阶级层层控制的卡尔文教会。
  卡尔文的国家观是保守的。他与路德一样,神化一切国家政权和官吏,认为它(他们)代表神进行统治。群众对官吏,即使是对暴君,也只能尊敬服从,千万不能激起骚乱。遇到暴君,群众应先“省察自己”如何违背神的旨意,对其命令最多“置若罔闻”,千万不能自己去纠正暴政。特殊情况下,三级会议可以出面反对暴政。用什么方法反对,他没有回答。卡尔文的国家观比他的宗教观大为逊色。
  1537年1 月,卡尔文向日内瓦议会提出新市政府方案,未获批准。接着,反对派在议会选举中获胜,卡尔文以异端罪被驱逐出境,暂居斯特拉斯堡。1541年9月,改革派重新上台后才回到日内瓦。11月,卡尔文对1537年的方案加以修改,制定《日内瓦教会条例》(又译《教会宪章》),要求成立由长老、牧师和市政官员组成的宗教法庭,监视人们的生活和行动。宗教法庭每星期四举行例会,称“星期四晨会”。卡尔文经常出席法庭例会,是法庭实际负责人。他注意法治,强调以法治国。他说:法律是国家政治的神经,是无言的官吏,官吏则是发言的法律。他为日内瓦郊区农村制定的法规对群众的控制很严,动辄警告和罚款。对念玫瑰经、崇拜偶像、朝圣、望弥撒、斋戒、遵行宗教节日以及攻击上帝语言或渎神的人,进行劝说、监禁、罚款和送法庭处理。不许唱歌、跳舞、醉酒、赌博、吵架,否则也照此办理。
  卡尔文为日内瓦的宗教改革和共和国的巩固做了大量工作,但也遭到反对派的仇恨。1555年,卡尔文镇压了反对派,完全控制日内瓦。日内瓦的宗教法庭取得开除教籍的权力。卡尔文晚年越来越独断专行,听不进不同意见。1551年,医生杰罗姆·波尔赛克在群众大会上公开批评先定论,被卡尔文审判和驱逐出境。著名的西班牙学者米格尔·塞尔维特,因批评圣经和三位一体,长期受天主教会迫害,逃到日内瓦后被卡尔文逮捕。卡尔文亲自审讯,以判死刑逼他承认错误。塞尔维特说:我的言行正确,不怕死;你们诽谤我的学说,但拿不出有分量的证据;我将为自己的学说和真理而勇敢地死去!1553年10月23日,他昂首挺胸走上刑场。有人劝他承认错误,为时未晚。塞尔维特不屈地摇摇头,英勇地死去。恩格斯愤怒地指出:“值得注意的是,新教徒在迫害自然科学的自由研究上超过了天主教徒。塞尔维特正要发现血液循环过程的时候,卡尔文便烧死了他,而且还活活地把他烤了两个钟头。”①对此事,著名人文主义者、教师塞巴斯梯安·卡斯特里奥曾提出抗议,长期遭迫害,被迫离开日内瓦。一般再洗礼派成员被驱逐或被迫害至死的就更多了。人称卡尔文是新教的教皇,日内瓦是新教的罗马,不是没有道理的。
  1559年,卡尔文创立日内瓦学院,即后来的日内瓦大学,作为进行教育和培训干部的最高学府,培训的牧师接连不断地派往法国、英国、德国、尼德兰和意大利。卡尔文的学说更越出日内瓦一隅,在西欧资本主义比较发达的地区和国家广泛传播,为16世纪的尼德兰革命和17世纪的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提供意识形态的外衣,为消灭封建制度和资产阶级掌握政权立下汗马功劳。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106

主题

259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1-9-15 21:5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耶稣会的成立
  宗教改革运动的发展和传播,沉重地打击天主教会和摇摇欲坠的西欧封建制度。为挽回败局,罗马天主教会猖狂反扑,最重要的是成立耶稣会和召开特兰托会议,但再也无法恢复到宗教改革以前的状况了。
  在天主教会的反动活动中,耶稣会是最重要的工具。耶稣会是伊格纳修·罗耀拉(1491—1556年)创立的一个天主教修会,目的是反对宗教改革、保卫教皇和传播天主教。罗耀拉行伍出身,在战斗中炸伤腿部,终身跛足。他在养伤期间读了不少宗教书籍,变成一个狂热的天主教徒。他脱去贵族服换上乞丐装,日以继夜地祈祷圣母玛丽亚。不久,他着手编写《精神训练》(又译《神操》),奠定耶稣会的思想基础。罗耀拉曾赤足经意大利去耶路撒冷,回来后觉得需要学习,先后在巴塞罗那、萨拉曼加等地的学校攻读神学,最后进入巴黎大学。
  1534年8月,在巴黎大学学习的罗耀拉等人,在蒙特马特的圣玛丽亚教堂宣誓独身、清贫和献身上帝的事业,这就是耶稣会的雏形。1540年9月,教皇正式批准耶稣会成立。罗耀拉说:他们是“与上帝的敌人作战的军队,是把身心献给我主耶稣基督及其在世代表的人们”,故名“耶稣会”,或称“耶稣军”。
  罗耀拉为耶稣会制定严格的规章和军事化的组织原则。他在耶稣会章程和《精神训练》中规定:会士除立一般修会所有的听命、贞洁和清贫(又称三绝,即绝财、绝色、绝意)三个誓愿外,还要立最重要的一个誓愿,即绝对服从教皇和上级。章程明文规定:“下级应像对待基督本人那样对待上级。下级服从上级,应像死尸那样可以任意摆动,应像手杖那样随便使用,应像蜡团那样可以任意揉搓,应像钉在小十字架上那样能够随意移动。”耶稣会的理论家甚至说:如果教皇命令作恶和禁止修德,那就必须坚信作恶是好事修德是坏事,否则就犯了违背良心的罪,因为教会必须服从教皇的判断,遵照教皇的指示办事;必须坚信,凡教皇指示的便是善,教皇禁止的便是恶。耶稣会按军事原则组织起来,最高领导人是总会长,又称将军,常驻罗马,人称“黑衣教皇”。罗耀拉是首任将军。将军由7名元老会士组成的参谋部辅佐,但不妨碍他独断专行。将军之下设省区,统辖若干国家耶稣会的活动,如有德国法国省区、葡萄牙西班牙省区、海外省区等。耶稣会成员分四等,即见习会士、教师、会士和核心分子,各级头目主要由后两种人充任。
  耶稣会与一般修会不同,会士不必遁迹山林、独居苦修,不必穿僧衣,但要钻进宫廷、结交显贵,或办学校、开医院,用一切办法为天主教会服务。耶稣会主张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为保卫教皇和天主教会,什么手段都可以用,如暗杀、投毒、收买和背信弃义等。在法国,它策划暗杀亨利三世(1589年),刺死亨利四世(1610年)。在英国,它阴谋暗杀詹姆斯一世(1605年)。17世纪初,波兰立陶宛王国炮制两个伪底米特里(冒充沙皇伊凡四世的儿子)侵入莫斯科,都有耶稣会插手,而且第二个伪底米特里本人就是耶稣会士。耶稣会声名狼藉,许多国家先后下逐客令。1773年教皇被迫解散耶稣会,但不久又予恢复。
  耶稣会很重视在亚洲、非洲和美洲活动,为西方殖民者效劳。1540年,核心会士弗朗西斯·泽维尔(旧译方济格·沙勿略),受教皇和葡萄牙国王的派遣,先后到达印度的果阿和日本,后来病死在我国广东省珠江口外的上川岛。他是最早来印度、日本和我国的耶稣会士。1581年(明万历11年),意大利籍耶稣会士罗明坚、利马窦先后到澳门,并在广东肇庆建堂传教。1630年,利马窦在北京建堂传教(宣武门内之南堂),是北京最早的天主教堂。他还结识进士徐光启、李之藻等,向神宗献自鸣钟、八音琴、三棱镜,介绍西方天文、历法、教学和军事方面的知识,对中西文化交流有积极意义。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106

主题

259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1-9-15 21:57:44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兰托会议
  自路德发动宗教改革之日起,召开宗教会议以改革教会的呼声日益高涨。1544年1月,查理五世与弗朗西斯一世签订克雷皮和约,意大利战争暂时告一段落。在战争中获胜的查理,与教皇商量召开一次新宗教会议,以扑灭新教与日益高涨的革命运动。经过反复磋商,最后确定在一个意大利人为主的帝国城市特兰托召开。
  1545年12月13日,特兰托会议正式开幕。会议分三阶段,断断续续开了18年之久。第一阶段从1545年12月13日到1547年6月2日,先在特兰托开会,后改博洛尼亚,主要讨论圣经、原罪和称义问题。会议进行期间,查理五世伙同莫里斯在米尔堡全歼新教徒军队(1547年4月),教皇便以特兰托有瘟疫为理由,要求会议南迁博洛尼亚。查理十分恼火,命令西班牙主教不得离开特兰托,帝国议会拒绝承认南迁的代表资格,会议陷于分裂。
  新教皇朱利叶斯三世登台后,与查理五世商妥再开特兰托会议,是为会议的第二阶段,从1551年5月1日到1552年4月28日,主要讨论圣礼问题。1559年,教皇庇护四世即位,妄图把仍然忠于罗马的国家和地区联合起来,抵挡蓬勃发展的宗教改革洪流。他与费迪南德、弗朗西斯二世等德、法头头商定重开特兰托会议。这是会议的第三阶段,从1562年1月18日到1563年12月3日。
  天主教会称特兰托会议为第19次公会议,并认为它在教会历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称之为代表罗马天主教的中兴。1564年11月,庇护四世根据特兰托会议的决定发布《特兰托会议信纲》。天主教会说,信纲是继《使徒信经》、《尼西亚信经》和《亚大纳西信经》①之后的最重要的文献,一切信徒必须服从。
  特兰托会议针对新教提出的唯信称义和圣经是信仰的根据,做出决议:包括新旧约和外典(即圣经外传,指圣经未收入的公元前后的历史、传奇和启示著作)在内的圣经以及不成文的口传教义,都是权威性的,应当受到同等尊重。一些代表反对将口传教义置于同圣经同等的地位,质问口传教义包括哪些内容和哪些人的口传,尽管许多人认为是正确的,大会决议仍然重申天主教的传统观点。关于七礼,决议认为都是耶稣创立的,一个不能多一个不能少,谴责不经圣礼只凭信仰就能称义和基督教徒皆教士的说法。决议坚持弥撒、变体论、炼狱,甚至坚持赎罪券是正确的,丝毫不让步。
  特兰托会议的决议,连在天主教会内部也不能被无条件接受。威尼斯、西西里、那不勒斯、弗兰德尔、葡萄牙、西班牙,甚至德国的天主教诸侯,都有保留。法国不满决议中不利于王权和民族教会的内容,拒绝以国王的名义公布。波兰国王愿意接受决议,但议会以特兰托会议没有波兰代表为理由加以拒绝。完全接受决议的只有瑞士的几个天主教州。可见罗马教皇和天主教会已经威信扫地到什么程度了。
  罗马教廷除成立耶稣会和召开特兰托会议猖狂反扑外,还加强对思想文化领域里的控制,如一再开列禁书目录,迫害宗教改革家和进步作家。宗教裁判所,即异端裁判所的活动加强了。从1559到1560年的两年里,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进行5次大屠杀,几乎杀尽那里的所有新教徒。许多进步的科学家、哲学家横遭迫害,有的被迫害至死,为坚持真理和发展科学献出了宝贵的性命。
  历史在前进,时代在前进,罗马天主教会的倒行逆施最后以失败告终。西欧和北欧许多国家先后建立独立的民族教会,其形式因地而异。经过反复斗争,终于摧毁封建制度,首先在西欧建立资本主义制度,揭开人类历史上新的一页。
  ---------------
  ① 卡尔文:《基督教要义》中册,香港1978年中文版,第350页。
  ① 恩格斯:《自然辩证法·导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446页。
  ① 信经是基督教的信仰纲要,受洗入教时必读。《使徒信经》传说出自使徒,约成书于公元2世纪。《尼西亚信经》是根据公元325年尼西亚会议的决定、由尚未入教的君士坦丁皇帝定稿的信经,内容稍详。《亚大纳西信经》传说4世纪希腊教父亚大纳西写成,内容繁琐。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